历史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风云 > 历史文化 >

毛泽东遗体保护移交细节

曾任毛泽东警卫队长的陈长江由于工作岗位的特殊性,在特别年代接触到一些特别的人与事,也目睹或参与一些特殊事件。其中,对有关毛泽东逝世后的细节他特别记忆犹新。

对遗体安排有分歧

1976年9月9日零时10分,一代伟人毛泽东“停止思想了”!生前,他没有留下任何遗书,也没有向任何人交代过遗言。中南海“二○二”平房里灯火通明,中央政治局在那里开会,从深夜1时许一直开到黎明时分。讨论的问题仍然没有定论。在会议室门口值班的陈长江等警卫人员,不时往里送些开水。从断断续续听到的议论中,陈长江知道主要争议集中在毛泽东身后事的安排,遗体的处理,发丧的形式、规模,是否邀请或者允许外国代表团前来吊唁等事宜上。

会议的气氛与其说是讨论,倒不如说是争论,说话声音很高,陈长江听出各方观点明显对立,情绪也很激动。一种意见认为,根据毛泽东所倡导的,中央也早有决定的政策,中央领导人的遗体应实行火化;另一种意见则认为,毛泽东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在人民群众的心目中占有特别的地位,他的遗体应当永久保留。几个小时过去了,会议仍然没有结果。

最后,还是华国锋和叶剑英商议后提出分两步走:先做遗体的保护,这是必需的,以利于进行发丧、吊唁;然后再征求有关方面的意见,进行研究决定,或火化、或保存,都是可以的。时下当务之急是对遗体实施防腐处理,否则,连发丧期的几天都难以维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