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有一年,中国人到韩国首尔去旅游是不用护照的

  亲们可能听过一个段子,说一个中国老人去汉城旅游,过关时被拦住了,汉城海关MM不耐烦地说:你能不能快点啊,是不是没带护照啊,那不能进!

 

  老人答:没带护照就不能进吗?我上次来就没带。

  海关MM惊讶了:不可能?!没有护照肯定进不来。你是那年进来的?

  老人答:51年元月份,开坦克来的。

  当然,这是一个网络段子了,说的是六十多年前的朝鲜战争。

  在1951年的时候,金日成率人民军进攻南韩。

  一开战时,汉城百姓有些高兴。一来,南韩有历史悠久的自信心,美国人也吹捧他们,说南韩陆军是“亚洲之雄”。而开战后,南韩的李承晚政府马上放大喇叭,说南韩军队已经击溃了北朝鲜军,现在大军正在反攻平壤,当时南韩提了一个口号叫“到平壤吃中饭,到新义州吃晚饭”。

  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呢?第二天,有退下来的伤兵,提起前线,只有一句话:坦克,北方的坦克太厉害了。

  原来,金日成为这次进攻做了充足的准备,军队有一百多辆的苏制T-34坦克。军队素质更比南韩高不少。大家都知道的,北朝鲜的人民军其实很多就是林彪四野的部队嘛。四野里面很多朝鲜籍的士兵最后都回了朝鲜。而南韩的军队很多都是日据时期的伪军,说白了就是朝奸。而且南韩也没有坦克,美国人说朝鲜全是山地,不合适,没必要装备。

  【相关阅读】志愿军老兵被韩国女海关刁难 老兵一句话把她吓懵了

  有个朋友给我讲了这么个真实故事,还是2006年那会了,那个时候中国人赴海外旅游的并不多,还有不少人以旅游为名,行偷渡之实。这位朋友的爷爷是为志愿军老兵,那一次确实是去韩国旅游的,可是因为上了年纪,经常忘事,在过海关时没有事先将护照拿在手上。

 

  于是在接受一个女海关检查时,不知道这个女海关是天生就觉得他们韩国人比中国人优越还是以为老人要偷渡,态度一点都不好。随便乱翻老人行李也就算了,还没好口气的问老人:“你来过首尔?”

  “首尔?这里不是叫汉城吗?”经同行的一位能听懂韩语的小伙子翻译后,老人很诧异。

  “我们伟大的首都首尔,已经改名了。请你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你来过首尔吗?”女海关更严厉的质问。

  “来过一次”。

  “那你怎么不知道提前拿好护照。”

  “我上一次来没用护照。”

  “不可能,你们中国人来韩国是必须带护照的。”

  “老子上次是1951年开着坦克过来的,你们韩国人没有一个人来查我护照,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护照是个什么东西!”

  老人一句话彻底把女海关吓懵了,在找到老人的护照后,随便看了看就让老人通行了。

  那么老人说的,1951年开着坦克进当时还叫汉城的韩国首都,是怎么样的一次历史事件呢?

 

  1950年12月31日17时,中朝人民军队按预定计划,经短促的炮火准备后,全线发起进攻。志愿军右纵队在人民军第1军团配合下,迅速突破南朝鲜军防御阵地。第39军第116师仅用13个小时就突过临津江,前进12~15公里。

  该军第117师担任纵队的右翼迂回任务,沿途打破南朝鲜军五次拦阻,于1951年1月1日晨突入防御纵深15公里,攻占湘水里、仙岩里地区,割裂了南朝鲜军第1师与第6师的联系。第38军第114师担任纵队的左翼迂回任务,于1日12时突入防御纵深20公里,占领七峰山,但在与第117师构成合围前,南朝鲜军第6师大部已乘隙逃走。

  战至2日中午,志愿军右纵队和人民军第1军团推进到坡州里、仙岩里、七峰山及议政府东北一线,突入敌军防御纵深达15~20公里。志愿军左纵队突破后,担任迂回任务的第42军第124师,不顾敌机威胁,坚持昼间作战,沿途进行大小战斗十余次,于1日12时前出到济宁里以南地区,切断了南朝鲜军第2师退路(见济宁里战斗);担任正面攻击的第66军主力,至2日先后占领修德山、上南淙、下南淙地区,在第124师协同下,歼灭了该地区的南朝鲜军第2、第5师各一部,毙伤俘3200余人。

  随后左纵队乘胜发展进攻,占领加平、春川。人民军第2军团主力、第5军团第12师向洪川、横城、原州方向攻击前进,第12师31日晨进至洪川西南新垈里地区、威胁南朝鲜军后方,迫使其第3师南撤。至1月2日,南朝鲜军扼守的第一道防线全面崩溃,汉城正面吃紧,美、英军东部翼侧完全暴露。

  李奇微为避免十几万部队拥挤在汉江北岸背水作战,便下令全线撤退,只以小部队在汉城以北高阳、道峰山、水落山一线进行掩护,企图阻止中朝人民军队继续进攻。1951年1月3日,中朝人民军队转入追击作战。志愿军右纵队第50军在高阳以北碧蹄里击退美军第25师1个营的抵抗后,进至高阳以南佛弥地截断了英军第29旅退路,并于当晚全歼该旅皇家奥斯特来复枪团第1营及1个坦克中队,缴获和击毁坦克31辆。

 

  第39军在议政府西南回龙寺与美军第24师第21团遭遇,歼其一部,后又在议政府以西釜谷里歼英军第29旅2个连。第38、第40军追至议政府东南水落山地区,击溃美军第24师第19团。左纵队第42军主力和第66军1个师分别由加平、春川渡过北汉江向洪川方向追击。人民军第2、第5军团则继续在洪川、横城地区截击南朝鲜军。

  由于中朝人民军队攻势凌厉,“联合国军”被迫于3日15时开始撤离汉城。4日,第39、第50军及人民军第1军团各一部进占汉城。5日,第50军及人民军第1军团主力渡过汉江,继续追击,第50军于果川、军浦场歼美军空降第187团和土耳其旅各一部。志愿军右纵队其余3个军在汉城东北地区集结待命。

 

  第50军7日进占水原、金良场里;人民军第1军团8日收复仁川港。志愿军左纵队4日占领洪川、阳德院里后,第42军继续追击,于6日进占砥平里,并在横城西北梨木亭歼美军第2师一部,8日攻占骊州、利川。与此同时,人民军第2、第5军团占领横城、原州。1951年1月8日,“联合国军”在中朝人民军队打击下,撤至北纬37°线附近的平泽、安城、堤川、三陟一线。

  鉴于“联合国军”后撤似有计划进行,企图诱使中朝人民军队深入后实施反击,也为避免前进过远而陷于不利地位,彭德怀果断决定停止追击,战役遂告结束。

  此役,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迅速突破“联合国军”的“三八线”既设阵地和纵深防御,粉碎其争取时间、整军再战的企图,毙伤俘敌1.9万余人(其中志愿军歼敌1.2万余人),占领汉城,将战线推进到37°线附近地区。作战中,志愿军伤亡5800余人。

  老人是冒着敌人的炮火,开着坦克攻进的汉城,估计那个时候别说韩国人了,韩国士兵都抱头鼠窜了,哪里还敢上前来检查老人的护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