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秘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风云 > 野史秘闻 >

北京长安街上最后一个城中村将消失(组图)

本文出处历史说www.

老古城村,长安街上最后一个城中村。在这个位于石景山区、有着600多年历史的自然村里,3000多本地人口和超出本地人口6倍多的常住人口在这里休养生息。

8月10日下午,村里广播发布“古城村拆迁方案即将发布”的消息,与其他的拆迁似乎不同,这个消息并未引起多大喧嚣。村民说,早在前年就已传出要拆迁的消息了。

难舍百年老屋

村里广播一连三遍播报“拆迁方案即将公布”消息的时候,村民郝玉春正像往常一样在和邻居聊天,听到广播后的他表情平静,他说他已经习惯了,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拆而已。事实上,许多村民的反应并不像郝玉春那般平静。对于老村的消失以及拆迁之后的新家,村民们有着自己的不舍、喜悦和担忧。

拥有600多年历史的老古城村,是长安街上最后一个城中村。同时,它也是一个将踩街民俗延续了400多年的地方。

在这样一个古城村里,老屋却已并不多见。92岁的付玉书家,被村民公认为村里仅存的最老的房屋之一。耄耋之年的付玉书,平日里已经不怎么出门,只在自家四合院里转转,看看电视听听戏。她说,自家这个老屋怎么也有200多年的历史了。不过,这些年来,她家的老四合院已拆得只剩下北房主屋,其余的空地都已盖成出租屋,走向市场了。

要拆迁的消息,付玉书听说了。与小儿子郝德祥的高兴不同,付玉书极其留恋。老人拄着拐棍,踱来踱去地说:“不舍得啊,不舍得啊。”

不舍归不舍,付玉书知道真的要搬了,便反反复复嘱咐郝德祥把家里的老樟木箱子、红木条案搬进新家。“这些老物件可不能丢。”付玉书说。

在付玉书的老物件中,最让她视若珍宝的莫过于那张已经发黄的老屋房契。郝德祥说,这张房契由时任北京市市长彭真签发,母亲藏了多年,直到最近整理老物件,他才知道有这么件宝贝。

8月8日,村里400余老住户在600岁“高龄”的老白皮松前合影,留作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