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古代名医使什么方法治疗考生的“高考后遗症”?第1页

做为皇帝的女人,得不到皇帝的临幸是很悲惨的一件事。搞不好一辈子就守活寡了,也没有出头之日,只能独自终老,不被人所知。为此,后宫佳丽们,为了能成功上位而不择手段。纵观几千年的封建历史,后宫佳丽们的上位手段五花八门,无所不用其极。主要有哪些手段呢?

一:找“闺蜜”。

皇帝后宫有些嫔妃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她们没事的时候在一起聊天谈心,成了“闺蜜”。有些嫔妃始终得不到皇帝的临幸,但她的好闺蜜却有机会得到皇帝的临幸和宠爱。于是,得不到宠爱的嫔妃就挖空心思的讨好得到宠爱的嫔妃,让她把自己介绍给皇帝。

二:求宦官。

皇帝临幸嫔妃,中间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宦官。太监在皇帝与嫔妃之间“跑腿”。所以,太监有机会帮助某些嫔妃得到皇帝的临幸。于是,得不到临幸的嫔妃往往会跟太监打好关系,求其帮助。

三:靠背景。

史书当中记载的历朝历代的嫔妃,细看之后会发现,大多数的嫔妃都是有着一个好的家族背景的。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政治联姻,只有家族背景强大的嫔妃才更容易得到皇帝的临幸和宠爱。

四:靠运气。

史上很多后宫嫔妃都是靠着运气上位的,比如汉景帝的唐姬,靠的是程姬月事不能侍候皇帝,让侍女唐儿假扮自己侍候皇帝。结果唐儿怀孕,生下龙子,成为了唐姬。还有,平时给皇帝端茶倒水,被皇帝看上,等等。

五:靠谋略。

这个典型的就是武媚娘了。武媚娘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先是勾引李世民,不成;再去勾引李治,成了。最终还成为了一代女皇。

六:靠皇太后。

没办法贴近皇帝,那就去找皇太后吧。把自己的婆婆伺候好了,婆婆高兴了,就会在皇帝面前给懂事的嫔妃美言几句。久而久之,皇帝也就动心了。

七:靠技艺。

古代女子,琴棋书画。有很多的后宫嫔妃都是靠着自己精湛的技艺得到皇帝的垂怜,然后受宠。所以说,练好一门技术,很重要。一技在手,不愁吃穿。

八:靠魅惑。

能入宫的女人都是有几分姿色的,想单靠漂亮来打动皇帝还真是有点难。所以,要会魅惑,时不时的出现在皇帝的视线里,搔首弄姿一番,让皇帝沉醉,展现自己的不同之处,这样没准能勾引到皇帝。这个办法,一旦成功,那定会得到皇帝的万般宠爱。当然,下场和名声不好,会被后世之人骂成是“狐狸精”。九:“博”名声。

有些后宫嫔妃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贤良淑德,待人和善。这类后宫嫔妃往往不会把心思放在怎样上位上,但这类后宫嫔妃往往会得到皇帝的宠爱。因为,她们的人品好,名声好。当然,她们不是故意“博”名声,而是自己本身就有着很好的道德品质,能得到皇帝以及其他人的认可。

十:隐忍。

有些后宫嫔妃,不喜勾心斗角。她们面对激烈的竞争,选择了隐忍,把命运交给了上天。至于最终能否得到皇帝的宠爱,全凭天意。

以上十种方式,是历史上后宫嫔妃最常用的“上位”手段。当然,还有其他一些,比如:求神拜佛、装神弄鬼等等。由于使用的不多,就不多讲了。

古代太监如何奸淫嫔妃?不忍直视

  所谓侍寝,就是俗话所说的古代皇宫中嫔妃们侍候帝王睡觉。这是嫔妃获得帝王宠幸的必由之途。

古代的文人用三千佳丽来形容皇帝的嫔妃众多,也正因为嫔妃太多,帝王为了决定侍寝人选,嫔妃为了邀宠争幸,就发生了许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为后世留下了许多难以想象的传说。

有时,帝王的糊涂加上宠妃的任性,会闹出所谓误幸之事,历史上的汉景帝就闹出过这么一件糗事。

一夜,汉景帝欲召幸程姬,偏巧程姬有月事,不愿侍寝,就把自己的侍者唐儿打扮一番去见景帝。景帝喝得酩酊大醉,真假莫辩,以为唐儿就是程姬,一番恩受缠倦之后,便使唐儿怀孕了。

其实,不管是争宠也好,夺爱也罢,都不过是宫中女子争取生存的手段和技巧,无不饱含着宫中女子多少辛酸的泪水。她们原是被养在宫中以备一人泄欲的玩偶或传种的工具。但是,连这种被玩弄时“义务”,在她们也是难以期冀的机会。这充分暴露了封建制度的残忍性和宫嫔制度的非人道性。

古代皇宫内管理嫔妃侍寝的叫敬事房,隶属内务府,其最重要的职责乃是管理帝后嫔妃的房事,所谓“专司皇帝交媾之事者也”。

嫔妃们的侍寝房事都归敬事房太监管理、记录。嫔妃们的每一次侍寝,敬事房总管太监都得记下年月日时,以备日后怀孕时核对验证。古代嫔妃侍寝程序较为复杂。每日晚餐完毕,总管太监就奉上一个大银盘,里面盛了几十块绿牌子,每块牌子上都写着一个妃子的姓名。

这天,皇帝若没有性欲,便说声“去”;有点意思,则拈出一块牌子,翻过来,背面朝上,再放进盘里。总管记住这个牌子,出来后将牌子交给手下,一名专负责背妃子进寝宫并一直送到龙床上的太监。

届时,皇帝睡觉了,则先上床,将被子盖到踝关节处,脚露在外面;那太监先已在妃子房中将其脱个精光,随即裹上大披风,一直背到寝宫,再扯去披风,将妃子放在床上。妃子则从暴露在外的“龙爪”这头匍匐钻进大被,然后“与帝交焉”。

此时,太监退出房外,和总管守候窗外,敬候事毕。为防止皇帝中马上风而死,时间稍长,总管就得在外高唱:“是时候了。”若皇帝兴致高,装聋作哑,则再喊一次。“如是者三”,皇帝就不能再拖延,而得“止乎礼”。

招呼太监进房。太监进去后,妃子必须面对皇帝,倒着爬出被子。君臣朝堂相见,臣子退下,是不能转背而行、拿脊梁骨对着皇帝的,得面朝皇帝,往后挪步,这叫“却行”。“臣妾”更不能拿光脊梁对着皇帝,所以只能这样倒爬下床。太监再次用披风裹着她,背到门外。

总管随后进来,问:“留不留?”皇帝说留,就拿出小本本,记上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皇帝幸某妃;若说不留,总管就出来,找准妃子腰股之间某处穴位,微微揉之,“则龙精尽流出矣”,实施人工避孕。避孕倘不成功,就得补做人流手术,因为本子上没有记录的房事,做了也是白做。

这个不太合乎“人道”的存档制度,是顺治皇帝从明朝学来,用以限制“子孙淫豫之行”的。皇帝们肯定都不满意这个“祖制”,但又不能随意更动,于是设法规避。

圆明园等行宫的嫔妃侍寝则不必奉行存档制度,因此,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年轻的咸丰都住在圆明园,尽情享受园内嫔妃宫女们的千般旖旎,万种风情。

骰子是一种赌具,然而在唐开元年间,却曾被宫中称作“媒人”。原来,皇帝不耐烦为择妃侍寝而费神,就让嫔妃们掷骰子来定待寝者。

风流天子李隆基的“蝶幸”法;亦类似于此。明皇让嫔妃们在头上插满鲜花,然后将亲自捉来的蝴蝶放飞,这个蝴蝶停在谁的头上,谁就能得到明皇的一夜之幸,另外,还有令嫔妃掷金钱以赌嫔妃的“投钱赌寝”法,使嫔妃们竞相扑捉流萤,以先得萤虫者受幸的“萤幸”法,有向嫔妃发射香囊,以中者得幸的“香幸”法等等。

大多数嫔妃对于侍寝只能抱以听天由命、无可奈何的态度。然而,亦有不少宫中女子对侍寝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以种种方式争取侍寝,以图获得帝王的宠爱。

南朝宋文帝时的潘淑妃因貌美而被选入宫中。潘淑妃是个很有心计的女子,她在悄悄地等待机会,当她得知宋文帝以“羊车望幸”法择妃待寝之后,便有了主意。原来,宋文帝喜欢驾着羊车在后宫别苑任意行走,羊车停在哪个嫔妃的住所前,文帝就在此留宿。

潘淑妃就来个投羊所好,在门外的屋檐上插以青竹枝,地上洒以盐汁.羊很喜爱这两样东西,它远远地望见潘淑妃门前的青竹枝,嗅到盐味,便直奔而来,舐地衔枝,逗留不去。

宋文帝慨叹道,羊都因为你而徘徊,何况人呢?于是,就常到潘淑妃房中过夜,潘淑妃早就精心打扮好了等候着,一见文帝进来,自然殷勤侍候,百般献媚,从此爱倾后宫。

古代的太监如何奸淫嫔妃看后让人叹为观止啊

长期与皇帝的夫妻生活接触,自然对太监们产生了很大的刺激。有人认为这就是太监娶妻的原因。从另一个角度说,一年之中轮不到皇帝宠幸的嫔妃非常之多,所以敬事太监常年都会受到她们的孝敬。

嫔妃的签牌要想有机会放在盘中,就需要太监的帮忙。因为这个关系,敬事房的太监就可以对这些女性下手,当然,处女他们是不能乱来的。但是一经皇帝宠幸之后,妃嫔智慧大开,可能兴趣渐浓。自然,当她们欲念旺盛时,也会饥不择食地选择太监的。毕竟太监总算是一个男性,年轻的小太监常得到亲近的机会,称“上床太监”,已经是宫中公开的秘密。如此一来,太监自然会乐此不疲,那么他们就会娶妻法定了。

所以,日本的学者研究这个问题时,提出了“摆脱孤独心理说”,认为这是太监娶妻的原因。寺尾善雄在他研究太监的力作《宦官物语》一书中写道:“太监与女性组成家庭主要是摆脱孤独的心理,他们在世间受白眼,遭人蔑视,所以要求得到妻子的温暖,这倒也是不难理解的。”太监的妻子大多为宫中女官。因为宫廷生活与世隔绝,只有宫内女官才能与太监成双作对,这样就可以相互依靠?

太监由于已经被阉割,身体上自然会发生很大变化。变态的身体慢慢会导致变态的心理,他们的性格也不能用正常的观点来看待。他们已经失去了男性的味道和能力,又不是女性,所以他们的灵魂是扭曲的,他们的心灵是没有归依的。

因此,他们的性格是非常不正常的。他们会无缘无故地哭泣,会为一点小事无故发火,发怒时又会突然火气全消,喜怒无常。他们看到比自己强的人便会摇尾乞怜,卑躬屈膝地去迎合,表现出自卑感和软弱性。

届时,皇帝睡觉了,则先上床,将被子盖到踝关节处,脚露在外面;那太监先已在妃子房中将其脱个精光,随即裹上大披风,一直背到寝宫,再扯去披风,将妃子放在床上。妃子则从暴露在外的“龙爪”这头匍匐钻进大被,然后“与帝交焉”。

此时,太监退出房外,和总管守候窗外,敬候事毕。时间稍长,总管就得在外高唱:“是时候了。”若皇帝兴致高,装聋作哑,则再喊一次。“如是者三”,皇帝就不能再拖延,而得“止乎礼”,(因人而异。康熙帝是一般人不敢得罪的,爱多久就多久。)招呼太监进房。太监进去后,妃子必须面对皇帝,倒着爬出被子。君臣朝堂相见,臣子退下,是不能转背而行、拿脊梁骨对着皇帝的,得面朝皇帝,往后挪步,这叫“却行”。

“臣妾”更不能拿光脊梁对着皇帝,所以只能这样倒爬下床。太监再次用披风裹着她,背到门外。总管随后进来,问:“留不留?”皇帝说留,就拿出小本本,记上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皇帝幸某妃;若说不留,总管就出来,找准妃子腰股之间某处穴位,微微揉之,“则龙精尽流出矣”,实施人工避孕。避孕倘不成功,就得补做人流手术,因为本子上没有记录的房事,做了也是白做。

这个不太合乎“人道”的存档制度,是顺治皇帝从明朝学来,用以限制“子孙淫豫之行”的。皇帝们肯定都不满意这个“祖制”,但又不能随意更动,于是设法规避。圆明园等行宫不必奉行存档制,因此,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年轻的咸丰都住在圆明园。

转载注明笑傲酱油历史说http://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