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中东路事件:中国为何武装保卫苏联?第1页

如今只有那个分成两半的熊瞎子岛像一个遗迹,提醒着人们曾发生过的事情。

中东路事件起于张学良的鲁莽。1929年7月,有鉴于红白两色帝国主义(俄日)在中国东北渗透日甚一日,形势危殆,“少帅”冲冠一怒,决定收回中东铁路,导致苏俄出兵,东北军一触即溃,结果丧师失地。后经美国调停,订城下之盟,恢复了苏俄原有权益,苏军撤出东北,占领的黑瞎子岛却不还了。也许,正因领教了“红帝国主义”的厉害,当“白帝国主义”打来的时候,也就不抵抗了。这是后话。

事实简单清楚,但对事实的理解却大相径庭。蒋介石、张学良认为,凡侵人土地,夺人财产,无论红白,都是帝国主义。老蒋在给中央军校讲演时说,中东路事件,是“他(俄国)自己违反了条约,他自己来压迫我们,来侵略我们中国,反还讲是我们中国人不对”。陈独秀等中国的革命者则认为,按照列宁定义,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最高阶段,苏俄不是资本主义,也就不是帝国主义。岂止不是,而且还是“反帝国主义的大本营”。

实际问题是,明明是中国受到了苏联的侵略,应该保卫的是中国,却为何要“武装保卫苏联”?陈独秀给出的辩解是:“在推翻帝国主义宰制以前,中国真能自己收回中东路是怎样的一个幻想,而且这一幻想必然酿成中国民族实际的莫大灾难。”这已经不是道义的,而是“实际利害”的;不是原则的,而是策略的。他已经发现,很难从道义和革命原则上为苏俄辩解。

陈独秀后来因此被开除出党,同志们则受到共产国际的表扬:“在这种困难的环境中,在群众的前面,提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号召并组织群众去进行英勇的斗争,去反对自己的政府——”

此种道义与功利的分歧,不光中国有,苏俄也有。早在1922年,斯大林指示苏俄对华谈判代表越飞:“在同中国谈判时,从1919年到1920年的总宣言(即两次对华宣言)中得出直接指示是不能允许的。”越飞收到这份电报后给俄共政治局的信中说:“我不明白,不能从我们1919年和1920年的宣言中引出具体指示的指示是什么意思——当然,耍某种‘手腕’可以把这些宣言说成一纸空文,但我认为,这将是我们对华政策的破灭,而最终则是我们全面灭亡的开始,因为在对外政策上我们成了最一般的帝国主义者——”这不但是出尔反尔,蛮不讲理,而且是对革命原则的背叛。

“保卫苏联”这一口号,出自苏联是世界无产阶级的祖国这一判断。马克思曾说,工人没有祖国。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工人就有了祖国,这个祖国就是苏维埃俄国。理论变成现实的过程,就是理论与现实冲突的过程,也是理论从价值理性沦为现实工具的过程。

列宁去世后,列宁主义的目的与手段、理论与实际的辩证法分裂为二:一边是有原则无手腕的托洛茨基,一边是有手腕无原则的斯大林。结果手段战胜了目的,现实战胜了理论。在对外关系方面,革命的道义原则与目的被抛弃,阶级的和国际的退缩为民族的和国家的。原本分别代表国际共运利益的共产国际与代表国家利益的外交人民委员部,都成了斯大林推行对外政策的工具,前者要输出革命,后者要维持外交关系,但最终都要服从其国家利益。结果是苏俄的利益就成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利益。

当斯大林在其指示中违反对华宣言、赤裸裸地追求现实目标时,托派分子越飞斥责其“成了最一般的帝国主义者”。他的看法倒与张学良和蒋介石一样。当别人以革命的名义为斯大林辩护的时候,中国的托派分子陈独秀却知道很难从道义上为其辩解。

如今,苏联就如同越飞的预言一样已经灭亡。只有那个分成两半的熊瞎子岛像一个遗迹,提醒着人们曾发生过的事情。

1929年10月

上海民志书局《中国革命与机会主义》

对中东路问题的意见

陈独秀

现在关于时局之当面的危机,无过于中东路问题,这一问题不是简单的中俄两国间的纠纷,而是国际纠纷问题之导火线。由这导火线而至爆发战争,也许是慢性的(因为中俄都不利于轻率开战,尤其是帝国主义间都还未曾充分准备好、现在谁都不敢断然取独占的形式,会需要经过一些曲线的斗争)。然除了恢复中东路原有的状态即中俄共管形式,国际纠纷是要继续发展的。

帝国主义的走狗国民党政府,对于收回中东路的宣传,是戴着拥护民族利益的假面具来欺骗民众,并且收了效果,不但小资产阶级的群众,甚至有许多劳动群众也受了欺骗,或者在受了欺骗而迷惑的严重空气之下,不敢别持异议。这种情形不用说是于我们不利的。

在这样情形之下,我们的宣传方法,似乎不能像别国的兄弟党那样简单,即是说单是世界革命的大道理,不能够解答群众心中所需要解答的实际问题。因此,我觉得我们的宣传,太说教了,太超群众了,也太单调了,对于中东路收回这一具体问题,没有正确的解释(“苏联在中国的权利,仅只是在中东路没有完全放弃,唯一原因是因为中东路是进攻苏联之一个有力的军事根据地。”七月十二日的宣言中这句话,显然有几层语病),只是拿世界革命做出发点,拿“反对进攻苏联”“拥护苏联”做动员群众的中心口号;而未曾详细指出:在未推翻帝国主义宰制以前,中国真能自己收回中东路是怎样的一个幻想,而且这一幻想必然酿成中国民族实际的莫大灾难。此时中国大多数民众,尚在眼前的具体的民族利益蒙蔽之下,这二层必须向他们解释清楚,使他们在实际利害上权衡一下,他们明白了中国自己收回中东路,在此时的确是有害无利的幻想,他们才能够了解苏俄和帝国主义不同,才能够了解苏俄是反帝国主义的大本营,才能够了解苏俄是被压迫民族联合战线的领导者。离开具体问题说教式的单调宣传,只有最觉悟的无产阶级分子能够接受,而不能够动员广大的群众,反而使群众误会我们只是卢布作用,而不顾及民族利益,并且使国民党很便当的简单明了的把他们“拥护中国”的口号和我们“拥护苏俄”的口号对立起来,听群众自己选择一个。

帝国主义间的第二次大战在中国做战场,或是帝国主义利用中国进攻苏俄所加于中国民族的灾难,都是实际可能的前途,稍有常识的人,一经指出,都能懂得,即不倾向革命的中立分子,也能了解,而且只有这样的宣传,才能够把国民党拥护民族利益的假面具打得粉碎,然后提出反对国民党政府对于中东路的卖国政策或“误国政策”(这个名词更能使群众亲切的了解),然后提出反对帝国主义利用国民党,借中东路问题向苏联进攻的阴谋,才能够得到广大民众的同情。

前一星期,外交上政治上所经过最大的事情,就是中东铁路的中俄交涉,俄国欺侮我们中国,不是从今天起,外国帝国主义者压迫我们中国人,看轻我们中国人,亦不是从这次中东铁路问题起头,他们早看我们中国没有人的了。

无论一个人要生在世界上,一个国家要立在世界上,一个民族要存在世界上,一定要守国家的法令,一定要守党的纪律,有血性志气,不许人家来压迫一点,欺侮一点;大家精神团结起来,同心一志的来抵抗外国的侵略,这才算得是在中国民族中的一个国民。现在几百年来,这种精神衰颓了,便使得俄国人目无中国,他自己违反了条约,他自己来压迫我们,来侵略我们中国,反还讲是我们中国人不对,随便的派兵到我们中国国境来,骚扰我们土地,打死我们同胞,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家要是承认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承认你是中国人的祖宗父母所生下来的子孙,我们就要保存祖宗父母遗下来的国土,保护我们四万万的同胞。我们对于外国人,尤其是俄国人这样的横暴欺凌,应该作何感想?如果我们大家是一个好男儿,爱国家、爱民族的,那末,应该如何磨练我们的志气,如何团结我们的精神,誓达收回中东铁路,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完成我们国民革命目的。我们已经到了现在这步田地,这等外侮临头,假使还不能争口气,洗净我们的奇耻大辱,那就不能算得一个革命党员,不能算是中国国民,也就不能算是人了。

上一个星期,俄国拿了军队来侵略我们煤窑一带边境,又来占领了满洲里方面几个村庄,一来骚扰之后,随即便退了。我们明明白白晓得,俄国人的这种伎俩,也早已洞如观火。前几年他们俄国人到中国来的一种阴谋,要危害我们政府的情形,非口舌所能罄述的种种举动,当时我们就晓得俄国人别有野心了!现在居然在军事上暴露了出来,前天竟自打过来了!要是它不这样现出狰狞面目,不免还有些人上它假面具的当,还以为它是帮我们中国的忙,不应同他绝交,那真是活葬在虎口里都不知道了。

现在国家困难的情形,一天一天暴露出来了,无论赤色帝国主义者,白色帝国主义者,一起来环攻我们了。凡是我们中国国民党党员,中国的国民,有血性、有志气的好男儿,应该从这次中东铁路的问题起,时时互相勉励,磨砺自己的志向,健全自己的体格,以后要取消不平等条约,还不晓得要比收回中东铁路难过几多倍,更不是驼了背弯了腰所可以收回来的。一定要充实我们的精神力量,同心一致的来为国家民族,也就是为我们自己来奋斗。在我们国民党领导之下,共同一个目标来对付帝国主义者。前回同你们讲过的,多则五年,少则三年之内,我们一定就可以取消不平等的条约。我们一天还没有死,还要准备牺牲我们的一切,来完成我们的国民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