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男女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猎奇 > 疯狂男女 >

抗战中张爱玲未当汉奸却经常出入周佛海公馆原因

抗战胜利我回到上海,就有文化界朋友告诉我,张爱玲虽没有投敌,却出入于大汉奸周佛海的公馆。这和胡兰成没有一点关系吗?

张文达先生,原名孝权,祖籍湖南,定居上海。大学毕业后从事新闻工作。抗战时期协助赵朴初居士做救济总会工作。1980年移居香港,为香港各报写专栏文章,有时一日两三篇。常有传神之笔,堪称“随笔艺术”,誉满香港。我在香港仅见他一二面,今已作古。我曾在《随笔》杂志上介绍他的专栏杂文(六篇)。今又在旧剪报堆中拣出他写张爱玲的两篇。张爱玲,旧上海一女作家也,汉奸胡兰成之妻。胡为汪精卫汉奸集团开始时的“十一人”之一(在香港)。但张爱玲本人不是汉奸,这一点是应当加以区别的。

但任何作家都是社会的人,都有其时代性。论文必须知其人论其世。张文达在他的文章中说:“我对比较文学没有深入的研究,没有资格‘评文’。但对于这么多文人对张爱玲作品如醉如痴,捧其作品最优秀,不免有点诧异。”张先生说的是2000年以前港台一带的情况,与此同时,张先生也指出,也正因为如此,港台及海外也有不少人对这种现象作出分析,“评”张爱玲文者大有人在。

不知为什么,中国大陆这几年也有人掀起“张爱玲热”来,并也热到“如醉如痴”的程度。甚至北京、上海两地个别出版社,有出版并吹捧胡兰成书者,称其为“奇书”(尤其是胡专写他与张爱玲的关系的那本名为《今生今世》的书),这就大大超过了港台。至于喜爱不喜爱张爱玲作品,自应允许有各人的自由,甚至也应有喜爱到“如醉如痴”程度的自由,但从张先生的文章看,即使在香港也有要求那些“喜爱或不喜爱张爱玲作品的文人雅士”们应当从知人论世的角度剖析张爱玲,例如,剖析一下张爱玲“怎么会挑了两个这样子的男人”。我看,这样的要求是合理的,这也是对读者负责的态度。

因此种种,我在这里特向读者介绍张文达先生谈张爱玲问题的两篇文章如下:

一、也谈张爱玲

10月27日本报刊蒋芸小姐的大文,写张爱玲《自闭自虐的一生》,写张爱玲的两度婚姻,怎么会挑了两个这样子的男人?蒋小姐以心理分析的手法,剖解张爱玲对婚姻的态度,一语不涉及张爱玲的作品。并世喜爱或不喜爱张爱玲作品的文人雅士未有从这一角度剖析张爱玲者,我十分佩服蒋小姐独具只眼。

我对比较文学没有深入的研究,没有资格“评文”。但对有这么多文人对张爱玲作品如醉如痴,捧其作品最优秀,不免有点诧异。

文坛前辈陈蝶衣世丈则曰:“对于张爱玲的一系列作品,无论中篇或长篇,概括言之,若不是营造‘男欢女爱’,便等于做足‘吹影镂尘’的功夫,求其与‘共赴国难’的大时代,挂得上钩的,简直是百不得一,绝无仅有。”蝶衣世丈这一篇大作的题目是《不幸的乱世女作家张爱玲———国难当头时的卿卿我我一族》。

文章出自历史